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14



良人属我 我亦属他  

 

 



明楼等人走远才卸下劲儿,松了一口气倒在旁边的沙发上。虽然不是第一次和阿诚在人前唱双簧,但没有编排过台词总归有些心虚。他和明显心有余悸的明诚对视了一眼,然后点点头确认他们真的过了这关。眼看他欲张口发问,他立刻抬手回绝了他。“我也只是稍微有点头绪而已。”明诚见他脸色颇为难看,也不再烦他,让他在沙发上多休息了会儿,自己则收拾残局,销毁房间里的所有痕迹。他把明楼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折好放进行李箱,然后用手指勾起他的底裤扔了进去。一切看似转危为安,他也终于有余力思考跟明楼的关系,很显然在发生了那件事以后再和明楼共处一室让他感到很不自在。“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提醒一旁专注思考的人,“大哥。。。可以走了吗?”明楼从沙发上站起来朝他走过去,然后接过他手里的行李箱。“走吧。”他目光坚定地望向大门。

   

明诚走到前台登记退房,明楼的眼睛死死盯着前台小姐的脸,面上却带着和善的笑。“你好,请问早上那位前台的小姐去哪儿了?”“先生你问的是小于啊,她跟我换班了呀。”小姐操着一口上海腔的普通话,笑容格外甜美。“于小姐是吗?”明楼确认道。“对,皮肤很白那位吧?”明楼点点头再次道了声谢。然后和阿诚一起朝大厅走去。走到门口看到空荡荡的停车位,明楼才后知后觉记起自己早上好像一时情急下车时忘了拔钥匙。。。对此事一无所知的明诚悠闲地看了看左右,然后转头问道:“你把车停哪儿了?”明楼艰难地鼓起勇气正准备解释,突然听到有人唤道“甄先生,是伐?”明诚回过头,刚才那位笑容可掬的前台小姐居然追了上来。“是我,有事吗?”他笑盈盈的问道。“有人让我把这个给你。”她把手一摊,掌心赫然是明楼的车钥匙。明诚奇怪地瞟了身边人一眼,礼貌地笑着接过。明楼也一脸的不可置信,诧异地望着她。“那位先生还让我告诉你,他把车停在后面的巷子里了。”前台小姐指了指宾馆后面的小巷。“实在太谢谢你了,”明诚真心的说道,“还没请教小姐芳名?”“不客气的呀”那人用手梳了梳自己的卷发腼腆地笑笑,“我姓田。”

 

回家的路上,明诚好几次从后视镜偷瞄后座的人,明楼自打上了车就一直闭目养神,他也不敢打扰他。可眼看着明公馆就在眼前,他还没和明楼通过气,要是就这样走进去一会儿铁定被明镜打出来。他犹豫着减慢了车速,企图给自己拖延时间。“一会儿你什么都不用说,都由我来向大姐解释。”明楼睁开眼说道,默契地从后视镜对上他的眼神。“大哥,”明诚担忧地皱着眉,“你好歹也知会我一声,我好配合你。”明楼铁青着脸,把头转向窗外,看样子并不算告诉他。明诚无奈,只好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个暗算我们的人。。。”明楼突然说道,“我心里已经有数了。”“真的?”明诚差点从驾驶座跳起来,“是谁?”“我现在手上还没证据。”明诚高涨的情绪又顿时跌回谷底,转过头腹诽着:“什么都瞒着我,真以为我是你肚里蛔虫啊。”

 

车驶进明公馆,在庭院前停下了。明楼下了车和明诚并排走在一起,因为太过靠近有时还碰到了彼此的肩膀。明诚对这样的亲密无间突然有了异样感,改变了步伐故意落在后头。明楼假装自己没注意到率先走上台阶,然后绅士地站在门口等他。“准备好了?”他问道,然后看着明诚一步步走到他身边,停住,对他郑重地点点头。他握住门把,向下一按,而后推门而进。饭菜已经上了桌,明镜和明台坐在沙发上聊天,听到开门声正朝这边望过来。明楼让自己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然后握住明诚的手牵着他走了进去。

 

手被牵住的那一瞬间,明诚感觉自己的心脏紧张的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他慌张的想挣脱却被明楼握得更紧。从指间传来的温度让他有种不真切的幸福感,他侧着头看到明楼嘴角的笑意,幸福的错觉更深了。他呆呆地盯着,以至于没注意自己已经被领到明镜面前。明镜没说话,下巴抿成一条直线,眼里的怒火却快把整栋房子烧着了。明台也震惊地瞪着眼睛,乌溜溜的眼珠在明楼明诚和明镜身上转来转去。“先吃饭吧”明楼像没事人似的招呼道,然后牵着明诚到桌边坐下。明诚可没敢坐,惊恐地望着明镜的背影。“大、大姐”他哆嗦的叫道。。。

 

 

 

 

 

 

 

 TBC

 

 

 

 

 

 

 

 


评论(52)
热度(313)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