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23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明诚回到客厅,毫不意外受到明镜明台齐刷刷的目光洗礼,他坦然地坐回座位拿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故意问道:“你们都盯着我看干嘛?”明台贼兮兮地望着他,突然叫了一句“大嫂”。明诚先是紧张的看了大姐一眼,看她也笑眯眯的才敢拿起筷子作势要朝明台头上打去。“说什么呢你!”明台不怕死地又连叫了两句“大嫂,明少奶奶。”然后便飞快向后靠到椅背上,乐呵呵道“嘿!你打不到我。”明诚听了又气又恼,卷起袖子就起身朝对面走去。“好几天没揍你,明台你是不是皮又痒了?”他一步步逼近,语带威胁。“大姐救我~”明台仗着有人撑腰连忙躲到家里最大的靠山身后吹着耳旁风。“您也觉得我说的不对吗?”明镜笑得花枝乱颤,张开双臂拦住明诚。“好啦,别吓唬明台了。”“大姐~”明诚自从和她说开后也学会了委屈撒娇这一招,“从小到大你就会偏帮明台。”“我哪有?”明镜假装正经地反驳,“况且我觉得他这回说的挺对的,弟妹。” 明诚心里觉得又可气又可笑,但面对镜台二人的善意调侃也束手无策,只能重新回到餐桌前憋屈地吃起早餐来。

 

明台吃过早饭就去了“面粉厂”上班,明诚则站在客厅给沙发上的明镜画半身像。他神情专注地在画稿上涂涂画画不时抬眼看着模特。明镜倒也耐心没太大动作,隔着距离同他悠闲地聊着天。“说说你和明楼吧,你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明镜八卦道。明诚握笔的手一顿,然后反应过来,故作扭捏道:“大姐~您怎么也被明台传染了?”“谁没有个好奇心不是?”明镜正大光明地反驳道,“再说我关心一下自己的弟弟难道不对吗?”明诚无奈地笑着附和:“对对对,大姐您说的都对。”他回想了一下昨天和明楼套好的词,很快就把事情编了个大概。“我和大、我和明楼是在他去巴黎留学时知道彼此的心意的。那里恋爱风气比国内开放,我们在校园里也经常遇见过好几对同性情人。我虽然一直服用抑制剂掩盖自己的omega属性,可班上总有几个风流成性的人跑来招惹我。”“然后明楼出面替你教训了他们?”明镜猜测道。他笑了笑摇摇头,“洋人人高马大的,又总爱拉帮结派,我们不愿惹事就一直绕道走。”故事说到这儿,他都没有撒谎,说的全是留学时真实发生的事,他深知最无懈可击的谎言就是三分假七分真。

 

“那你们怎么办?”明镜完全被他的故事吸引住了。“我答应了其中一个人的追求,然后约他图书馆见,接着叫上了他同时交往的一打现任女友和一打前女友。”明诚回忆起当年的恶作剧,还是忍不住的得意。“他再花言巧语,一张嘴也不可能同时安抚十几个怒火中的女人。我就乘乱从图书馆后门跑了出来。”明镜听了也乐,追问道:“后来呢?”“他的现任女友全跟他分了手,直到毕业都是单身汉一个。那些对我有意的人也没敢再来招惹我了。”“那家伙就没怨恨你?”明镜担忧地问。明诚狡黠地笑道:“他私下堵过我一次,第二天因为鼻梁断了没来上课。”明镜听了直拍手叫好,后又不解地问,“那你大哥就没什么表示?”“我开始也以为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呢,”明诚停下笔从画板后头探出身看着明镜,“后来他才告诉我他背着我翻了那些人的所有资料背景,抓住了每个人的把柄,威胁恐吓他们不许再来烦我。”“是他的作风。”明镜点头欣然赞同,后又接着问道:“那你们后来到底怎么在一起的?”明诚神色有些不自然,但很快恢复了之前的甜蜜笑容,继续说道:“那年给他庆祝生日,他在吹熄蜡烛后把刚许的愿望告诉了我。他说他考虑了很久,事出突然,前路亦难以预知,但他仍希望我能答应他,他恳求我答应他。”“答应他什么?”“死生契阔,与子诚说。”他刻意误导道,把经典的下句隐去了。反正他解释的是深刻的战友情,至于大姐怎么理解就不在他可控范围内了。

 

明镜听了他的话半晌没做声,再抬起头已经被感动的眼泪汪汪了。他赶紧搁了画笔朝她走过去。“您怎么又哭了?”他手上全是油彩没法碰她,只得弯下腰来望着她。“你就撒谎骗我吧”明镜说道。明诚心里一惊,刚想解释又听得她补充道,“明楼哪会说甜言蜜语啊。”他松了一口气,刚好阿香端着炖好的雪梨送上来,他连忙招呼她给大姐擦眼泪,自己则回到画板后头重新拿起笔。“大姐,你再哭我可要把你画得不漂亮了啊。”“你敢?”明镜收拾好情绪抬起头坐正,又重新补了补妆,“你要画不好,我就到明楼那儿告你一状。”明诚无奈地扯开一抹笑,连连点头称是。阿香哄人的本事也日渐长进,只在明镜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就逗得她破涕为笑,最后还一道神秘兮兮地瞄了自已一眼,明诚没把它放在心上,将视线再度落回画上。

 

 

轻松的氛围一直持续到明大长官下班归来。看他无精打采一身疲惫地走进来,原本打牌打得火热的三人也纷纷对其表示了慰问。明镜嘱咐阿香把炖了一下午的人参鸡汤盛一碗端上来,明诚则干脆走上前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准备拎回房间。没想到他刚站到明楼面前就被他轻轻抱住了,甚至没等他反应,明楼的头已经靠在他肩膀上了。“好累啊。”明诚木讷地“啊”了一声,算是对他意外示弱的回应,然后安慰道:“没关系,反正我明天就能回去帮你了。”“可我舍不得你跟我一样辛苦。”明诚背着众人翻了个白眼,暗嘲他这戏未免演的太烂,接着假装难为情地推开他,拎过他手里的包笑道:“先喝汤吧,大少爷。”阿香站那儿有一会儿了,看他俩这么腻歪也没敢打搅,等到阿诚进房了才上前把碗递给他。“大少爷。”明楼对她客气的笑笑,意味深长地说了句“谢谢阿香。”


TBC

 

 

 

 

 

 

 

 

 

 

 

 

 

 

 


评论(48)
热度(336)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