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26

说在前面的话:文有二设,社会普遍重A轻O,男女不限。

故男A>女A>B>女O>男O(稀有) 

多谢各方指正,感恩感谢。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阿诚。”汪曼春先跟开门的人打了个招呼,接着便迫不及待地向里张望。“我师哥在吗?”明诚点点头把门彻底拉开让她进去,接着高声朗道:“长官,汪小姐来看您了。”他没说汪曼春的头衔,看她今天这身盛装打扮恐怕也不是为工作而来。明楼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从桌子后站出来走到大厅,在看清她的一身打扮后笑眯眯地把手伸到背后。“师哥~”汪曼春甜笑如蜜,娇滴滴地唤了他一声,然后走上前不管不顾的踮起脚尖搂紧了明楼的脖子。“好久不见,你都不来找我~”明楼任由她抱着,体贴地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暗地却跟明诚交换了一个眼神。明诚眉头一皱然后对他点点头。明楼面无表情被抱了一会儿才慢慢推开她,面对她时又是那副温柔兄长的款款情深。“我不是怕影响你工作嘛,再说了,你那76号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得的?我可听说昨年圣瓦伦节上门给你送花那宋家小开最后可是教人乱棍打出了76号。”明楼虚情假意地敷衍了几句,又不动声色地表现了自己对她的默默关注。汪曼春一听果然暗喜,他果然一直在意着自己,这趟可果真没白来。“那是别人,师哥你要肯过来看我,我比什么都高兴!”明楼看着她痴迷的眼神,表面虽是笑盈盈点着头,心里却波澜不惊。“那师妹你今天来是?”明楼明知故问道。汪曼春笑容渐褪,迟疑地看了眼一旁的明诚。明诚接收到她的讯号,转头望着明楼。明楼和善地把手搭在汪曼春肩上,把她的视线重新移回到自己身上。“曼春啊,于公,你有事要想跟我报告,阿诚作为我的助理,他有权旁听;于私,我们仨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们什么关系阿诚也一清二楚,他不是外人。”

 

明楼的一番话果然打消了汪曼春的疑虑,她最后瞥了明诚一眼然后缓缓开口。“我听外面的人说你有了喜欢的人,还标记了她。”如果说在来这儿见到明楼以前她还心存最后一丝侥幸的话,那在她抱过明楼闻到他身上那股甜得发腻的香味后就彻底确认了传言的真实性,明楼果然标记了一个omega。明楼假装吃惊地放下手,迟疑地低声说道:“你也知道了?”汪曼春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背过身去不再看他。“要是我今天没上门, 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下去?”明诚冷眼旁观她的惺惺作态,撇撇嘴不发一言,然后瞥了眼明楼,示意他快点安抚。汪曼春目前还是他们可利用的棋子,只要明楼甜言蜜语哄上几句准能乖乖听话。明楼也正有此意,他握着汪曼春的肩膀把她转过来面朝自己,“哎呦!怎么哭了?”他心疼的低下头用指腹擦去她挂在眼角的几滴眼泪,好言安慰着。“我的小祖宗,妆都给你哭花了。”“师哥,你知道我在上海等了你多久吗?我拒绝了几十户上门求亲的人家,把一个女人最好的时光全用在等待上。现在你却告诉我你喜欢上了另一个人。 ” 汪曼春哭得梨花带雨,声声泣诉听得人为之心碎。凭什么只有她的爱情要经历这么多磨难,为什么惟独要她承受这长达数年的孤独等待? “你记得吗,师哥?我们曾经是人人称羡的恩爱眷侣,就因为你大姐一句明家家训你就跟我分手然后留洋5年?你知道离开你后我的生活过得有多凄惨吗?”

 

明楼被他勾起往事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他当初的确出于爱意同她交往过一段时间,那时的她不像现在这样冷酷虚荣,是个单纯温柔的女孩子,两人也有过一段闲云野鹤你侬我侬的幸福时光。无奈明镜囿于汪明两家的世仇处处看她不顺眼,千方百计送要他留洋。他迫于明家家训才忍痛和曼春分了手。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真痴心地把大好青春耗在等自己上,对大姐更是积怨颇深。一别经年,他为公务再踏足上海,想不到却物是人非。早年清新可爱的百合花却成了带刺的毒玫瑰,可悲可叹。他原打算借着曼春对自己的爱恋将其控于手中获取情报,可眼下看来这铁血冷酷的女人却为爱而痴因恨而狂,她的行为已经远非自己所料,再拿男女之情吊着她,只怕后患无穷。明楼在心中打定主意,酝酿好了感情才沉痛的开口道:“曼春,当初是我明楼负你,我现在向你郑重道歉。都怪我那时年少怯懦,为了一句家训绝情伤你,还拖累你独身至今。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怪责于我家大姐。”

 

汪曼春听了更气,她要的是不是明楼的道歉,她要的是再次成为明楼的女人,成为明家大少奶奶,为了这个目标她继续忍气吞声地说道:“明楼,我不怪你当初离开我,只要你说一句让我等,我就会一直等下去。可我实在不敢相信现在你的身边有了别人,在你我经年重逢后你竟选择标记别人,还是一个弱势的omega?我实在忍不了了才会过来找你。”

明诚在听到“弱势”两个字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被明楼用口型提醒注意场合后才敛容低头默不做声。明楼收回视线,抬手摸着汪曼春的脸,他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势在必得和层层堆砌的委屈伤心,无奈地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对你说声抱歉。我已心有所属,也望君安好。”汪曼春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她孤注一掷楚楚可怜地跑来哭诉,可不是一句“祝君安好”能了结的。她竭力挤出心里仅剩的眼泪哀戚地扑到明楼怀里痛哭起来。“明楼,我不介意你有别的女人,不介意跟人分享我爱的人,为了你我可以收起那些扎人的刺,只要你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连明镜都能原谅,我会跟她好好相处。”最后一句当然不是真的,一旦她身居高位,曾经阻拦过她的人都是她要扫除的对象,可为了博取明楼的好感,她不介意许这样一张空头支票。

 

明诚听到这儿也不禁抬起头好奇地围观事态的发展,明楼这是想一脚踹了姓汪的?只见他伸手将汪曼春搂进怀里,温柔地摸着她柔顺的卷发,无比深情地说道:“曼春,就算你不介意我大姐曾经的刁难,我也不愿你受如此委屈。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值得被一个爱你的人捧在手上好好疼爱,但那个人不是我。”“那个人是你!”汪曼春捧着他的脸,眼泪划过脸颊,笃定地望着他,“只有你。”明楼盯着她,眼里的温柔渐渐消失,然后坚定地拉下她的手并往后退了一步,终于和汪曼春分清了界限。“不是我,至少不是如今的我。”“师哥?”汪曼春的眼里终于出现一丝愤怒和怨怼,和之前的柔弱少女判若两人。“你在说什么?”“我的确怀念过和你的那些风花雪月、旖旎爱情,但现在我已经有了标记的对象,我今生都不会再喜欢任何人。”明诚仿佛听到一颗炸弹爆炸在自己耳边,声音太响以至于他什么都听不见。他呆呆看着明楼的嘴唇一张一合,脑子却完全反应不出来他在讲些什么。“我是个传统的人,只会从一而终。要是他没先离我而去,我一辈子都只会属于他。”明楼头一回坦诚自己的感情,没想到会是当着汪曼春的面,他无奈地笑笑,或许这就是他对阿诚唯一的告白了。

 

“我不信,一定是明镜从中作梗对不对?她强迫你标记那个女人”汪曼春激动得地拉住明楼的手用力摇晃着,“你怎么肯守着一个你不喜欢的人一辈子?” 明楼冷静地看着她的情绪濒临崩溃,又在上面加了一把火。“此事跟大姐无关,我标记他是因为我爱他,正如我当年爱你。我想让他成为我的,我也只想成为他的。”“怎、怎么可能?”汪大处长从小养尊处优眼高于顶,想要的从没得不到手过,论容貌才情家世背景整个上海滩也再找不到第二个。在征服男人上从无败绩的她怎么可能相信竟会有人拒绝自己,两次?“曼春,我很遗憾当初错过了你,”明楼惋惜说着:“但这么多年你我都成长了。就算你不介意做小,他不介意跟你分享我,我还是不会跟你在一起。我不愿伤害你,更不想委屈他。”明楼看着旁边已经石化的明诚,脸上由衷地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我希望有人能像我爱他一样爱你,但那个人真的不会是我。”

 

“可是我等了你那么久,我爱了你那么久。”汪曼春绝望地拉着明楼的袖子,仿佛他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怎么可能不爱我?我们曾经那么般配,那么相爱。”明楼看着她眼里唯一真心的眼泪,遗憾地问道:“你现在真的还爱我吗?”汪曼春的嘴唇颤抖着,惊恐地望着他。“你怎么敢?”“那我问你,你是想要我,还是要76号总处长的职位?”明楼抛出最后的杀手锏,他太清楚现在的汪曼春想要什么了。她处心积虑帮日本人做事,无非是要权要势,要那居高临下众人仰视的威望,要那竞相追捧不可一世的虚荣,自己在她眼里只不过是一片相衬的绿叶,一块没吃到嘴里的肉。汪曼春的沉默也印证了他的这一观点。“曼春,没跟你说清楚是我不对,”明楼看着面前低头不语的人,开始总结陈词。“现在我只希望我的小师妹能拥有自己的幸福。以后见面我还是你师哥,如果你还愿意叫我一声‘师哥’的话。”

 

汪曼春抬起头,脸上的妆彻底花了,可她依旧像来时那样自信坚定。“如果你的她‘意外’死亡了呢?你还守着她的尸体一辈子?”明楼听完已经稍起怒意,冷着脸答道:“曼春你不该这样执着的。”“我要是不执著,也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汪曼春’了。”她笑里藏着无尽的寒光,优雅的从口袋里掏出丝巾擦去脸上的泪滴,然后对他示威地说道:“你可得把她藏好了,千万不要让我知道她是谁。”“汪曼春!”明楼终于没忍住出言喝止。他知道汪曼春总有各种下作手段,可没想到一个因妒生恨的女人会这样可怕。“你最好收回刚才说过的话。”他的声音里透着恐吓和威胁。“呵”汪曼春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不屑地迎上他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道:“总有一天,明楼你会为今天这样对待我而付出代价。”说完对他冷冷地笑了笑,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高跟鞋的声音在走廊里久久回荡。


 

TBC

评论(90)
热度(333)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