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27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明楼笔直地站着,像一棵挺拔的大树,脸上神色虽然平静,视线却牢牢盯着汪曼春背影消失的地方。他非常清楚这师妹的个性,有仇必报锱铢必较,他这回如此不留情面地回绝她的求爱,日后出入76号怕是得提防被人穿小鞋了。还有阿诚,他的身份也成了要重点保护的对象,汪曼春既然放下狠话,就一定不会放弃追查那个omega的身份。他们以后的路怕是更加难走,明楼无声地叹了口气,压在心头的大事又多了一桩。房间的气氛也因为台风扫过而沉闷压抑,他转过头想和明诚说些什么,正在这时沉寂许久的房间却突然响起“啪啪啪”的掌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怎么了?”他不解地看着房内唯二的人。


 明诚听见明楼说此生再无他人后整个人都懵了,后半程始终没能集中注意力在他俩的对话上,乃至连汪曼春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留意。一向都是他负责天花乱坠,把别人哄得云里雾里,未曾想有天自己也会尝到被人捧到云端的滋味,哪怕这话只是明楼信手拈来或细细雕琢的谎言。跟在他身边那么长时间,看他周旋过那么多或美丽或智慧的女人,只有今天明楼的表白才让他感觉到最贴近真实的温度,当然也仅是贴近。在旁围观了无数场戏的明诚也不得不为他这次贡献出的上佳演技鼓掌致敬,心中甚至不禁扼腕叹息:大姐要是看到今天这出戏,一定不会再怀疑明楼说甜言蜜语的能力。“太精彩了!”他忍不住击节叫好,“大哥你在巴黎辅修的表演课果然不是盖的。”


 正印证了那句古话:襄王有梦,神女无心。明楼在听到他的“夸赞”后只觉得欲哭无泪。他靠最后一点勇气撑着慢慢地走到明诚身边,看到对方笑靥如花,眼神里全然的崇拜和仰慕。“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最完美的谎言是三分假七分真,”明楼舒展了眉头朝他温柔地笑着,“你觉得我刚才说的又有几分真呢?” 他耐着性子等了好久,可明诚始终没有反应,只是傻傻地望着他。明楼终归没舍得为难他,摸了摸他的头转身回到座位。“好了,这件事回家再说。”他拿出抽屉里的杏仁酥在他眼前晃了晃,“还饿吗?”明诚如梦初醒地转过头,朝他摆摆手。“不、不吃了。我回、回去工作了,对,工作。”说完脚底抹油一溜烟跑走了。明楼目送他消失在自己视线,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去。他兴趣索然地拿了一块塞进嘴里,嚼了没几口停下了。“真苦。”他自言自语道。


 明诚恍恍惚惚推开办公室的门,在外人看来有如行尸走肉般僵直地步行着,然后“扑通”一声坐到自己座位上。刘秘书看着他,对自己刚才的推测又坚定了一些。饶是八面玲珑的阿诚先生也没在明长官那儿讨得便宜,这秘书处是越来越难呆了。而此时此刻明秘书长的内心活动则比他外表呈现的更为翻腾激荡。明楼刚才那个暗示是他理解的那个样子吗?他真的在借机跟自己告白?他摇了摇头,第一时间驳回了这个想法,这怎么可能呢?那就是他故意跟自己开玩笑?可他也不像开这种玩笑的人?第一次明先生失去了和明长官的默契和灵犀。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纠结这问题的时候,将这一切收于眼底的刘秘书已经默默地在一旁打起辞职报告了。


 心不在焉地和文件耗了一下午,明诚整理完手头的报表抬头看桌上的钟,指针也对准了五点。办公室的人鱼贯而出讨论着下班后的活动,只有他磨磨蹭蹭穿好大衣拿着车钥匙来到明楼的房门前。“咚咚咚”敲了三下然后推开门。“大哥,走了。”他控制自己神态自若地对明楼点点头,伸手接过他的公文包。明楼像个没事人似地套上大衣和他一道走了出去。“先不回家,你跟我去个地方。”“是”  一路上明诚都在心里直打鼓,想开口向明楼问个清楚又怕听到的答案让自己失望,三心二意地听着明楼指路也没注意方向,直到明楼说停下才意识到自己竟开到上海最大的银楼来了。“这儿?”他转过身朝准备下车的明楼问道。明楼对他神秘兮兮地笑笑,“下来你就知道了。”


 开在南京路上的老凤祥算是沪上银楼业巨擘,店内有一批技艺精湛的把作师傅,所制作的项链、手镯、戒指等银质饰品,成色足赤,精镶细嵌,生意也是十分红火。明诚在替明楼买礼物给汪曼春时曾特意考察过,可真正进去购买还是头一遭。他看不出明楼拉着他进来到底是何用意,直到他们双双停在一个柜台前。那里摆放着各种款式新颖做工细致的银镯、戒指,琳琅满目让人看花了眼。明楼拉着他,指着一对戒指对他说:“你看这个喜欢吗?”“啊?”明诚呆呆地望着他,脑子里突然明白了那天早上明楼量他手指的意义。“啊!”他吃惊地大叫吓了掌柜和明楼一跳。“大哥。你?”明楼冲他笑笑,然后转身对掌柜的说:“麻烦您把这件拿给我看看。”明诚望着他的侧颜,心潮起伏。难道他看出了自己的感情故意试探?不像、难不成买戒指也是假装情侣的一部分?这戏会不会演太大? 


正当明诚脑子急速转动的时候,明楼已经从掌柜的那儿接过镯子摆到他面前了。他皱着眉头用商量的语气说道:“你觉得这件怎么样?大姐会不会喜欢?” 明诚原本的心慌意乱焦虑忐忑瞬间消失了,他看了看柜台上那对戒指再看看它旁边空着的盒子,面无表情地说道:“大姐是下周末生日吧。”“对啊、”明楼完全没察觉他情绪的跌宕起伏,继续拉他讨论手里的镯子,“你觉得这款式会不会太老气了?” 明诚内心五味杂陈,表面还得配合他的提问,眼睛滴溜溜在柜台里扫了一圈后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用手指着另外一款说道:“就这个,大姐上次逛街就看中了这个,不过没舍得买。”“这样啊~”明楼摸了摸光洁的下巴,对着那下面标着的价钱皱起了眉,摇头道:“换做是我,我也不舍得。”“。。。”明诚瞪大了眼看着他。明楼不禁笑出了声,告诉掌柜把明诚选的那款包起来,然后从大衣里掏出钱包付钱。他心疼的抽了三张大钞递上去,然后收好钱包指挥明诚接过礼物。明诚提着袋子跟他一同回到车里,心里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明楼从后视镜瞧了他一眼,转过头偷偷地笑了。

 

 

TBC

评论(39)
热度(313)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