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32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Возлюбленный мой   и  Яего ”  明楼念出这句话,嘴角不自觉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眼底满是对往事的追忆和释然,“你之前在车上说过一遍,后来又在房间对我说过两遍,可惜那时我都没察觉。”他看着明诚瞪大了眼,越发觉得可爱,忍不住伸手揉乱他的发。“当初你学俄文时还向我请教过语法,不记得啦?” 没等他回应,他又低下头,舔了一下嘴唇才开口。“阿诚我是个愚昧蠢钝的人,到了我这个年纪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瞻前顾后,诸多顾虑。你也清楚从事我们这份工作的,神经总得比常人坚韧些、麻痹些。我很遗憾因为我的软弱和犹疑让我们在彼此身边兜兜转转,蹉跎了那么多时光,但如果重来一回的话我还是会选择让你等待,让我们徘徊。我不会向你承诺什么爱情的忠贞不渝、天长地久,过了今夜我也不会让感情成为被敌抨击的利器,我唯一想让你知道的就只有这一句——‘良人属我我亦属他’。你是我做过的最好、最后的选择,我的身和我的心每日每夜都渴求着回到你身边。”明楼眨眨眼,一滴水掉下来在襟上晕开。他前半生说过无数真真假假感人至深的表白,多得好像把这辈子的情话都说尽了,可他从没为之动容过,从没像此刻这般难受且幸福着。他抬起头凝望着明诚,眼神柔软而坚定,“如果你想要我,那我就是你的。”

 

明诚的眼泪簌簌落了下来,他原以为自己听完这番话会悲喜交加地搂住他,大声重复他愿意他要他,事实却是他很平静。他的心从未有过如此安稳和平定的时刻。从他成人起,他每天无时不刻不在渴望有人能看穿他的层层伪装,走进他的心,分享他人格的独立与脆弱。他既期待明楼是那个人,又恐慌万一他不是。但现在他不怕了,爱是软肋亦是铠甲,他们的灵魂既独立于彼此又相互交缠至死不休,这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他轻笑了一声,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如果你要我,那我也是你的。”他又一次抱住了明楼,两个漂泊无依的灵魂终在此刻找到永恒的归属。

 

“你十岁我就认识你了。那时你眼泪滴落在我手指上,烫得我心都化了。”明楼在他耳畔轻声呢喃,然后亲掉了他眼角溢出的泪。“真想不到我会这么喜欢你。”“有吗?”明诚微笑地搂上他的肩膀,质疑道:“我怎么看不出来?”明楼皱着眉把他压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嗯?”“我都主动出击那么多回了,你什么时候要过我?”夜色撩人,明诚含笑的眼睛凝望着他,说出来的话却那么露骨直白。明楼心砰砰跳的厉害,目光锐利地盯着身下的人,像鹰隼瞄准了猎物。“阿诚~”他恳求道,“别这样。”明诚俏皮地眨眨眼,收回最后的试探。他把双腿缠在明楼腰上,下身紧紧贴住他的。“好啊,你把我抱到床上去,我今晚就乖乖睡觉。”

 

明楼在他抬腿圈住自己时就感到下身起了反应,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肮脏念头,他咽了口唾沫理智地把自己拉回正轨,然后伸手把他抱起来,托着那紧实而圆翘的臀瓣朝卧室走去。他的步伐很缓慢,可仍无法避免两人的下身情色地前后撞击,明楼觉得自己快精神崩溃了。明诚优哉游哉靠在他肩头,没再出言调戏,他这大哥耿直的要命,实在无趣的很。待明楼把他抱到床上放下,便自觉收回腿钻进被窝里。明楼又返回去把沙发上的辈子取来,在他旁边抖开。“你连被子都不跟我合用啊~”明诚郁闷道。明楼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催促道:“睡吧。”然后躺到他身边。

 

 

我知道大家想打我,来吧。

评论(80)
热度(268)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