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32-2

包策因为违规被屏蔽了 呵呵【手动再见】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明台最近愈发觉得自己在明家快待不下去了。自打那天他跟明镜介绍完曼丽,大姐就像饿虎盯上了香喷喷的肉,对他成家的殷切期待完全超过了对他上头两位大哥关系进展的关注。每回吃饭都得对他耳提面命唠叨个没完,催着他把于小姐往家里带。明台听得耳朵都起茧了才答应她在生日宴上携人出席。这事他同曼丽讲过一回,她听完先是一乐,而后就愁眉深锁黯然离开了。他不愿见她为此神伤,更不愿她为过去所困,上前握住她的手诚挚相告,明家个个都是懂事理讲人情的良善之辈,对她的身世也只有怜悯和惋惜,不至有棍棒加身,拆散鸳鸯的之举。她听了勉强露出微笑,搂着他的脖子送上一枚香吻。“反正挨打的是你,与我何干?”明台见她有心思打趣了,也随即笑开,抱起她转了一圈才放下。“好啊,你这么不心疼我!大姐的小皮鞭可厉害了。”

 当然最困扰明台让他有家回不得的是他两位最近初浴爱河的好哥哥。每回一进门隔着老远都闻到他们身上散发的酸臭味。他一瞧见明楼眼里毫不掩饰的爱意就不禁汗毛倒竖,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这还是军统那条手段狠辣作风凌厉的“毒蛇”?他撇了撇嘴低下头继续喝自己的粥。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阿诚哥还是那副老样子,一丝不苟的,虽然眼角眉梢透出的欣喜藏都藏不住。希望他们上班时能有所收敛吧,明台在心里翻了今天的第三个白眼,他真怀念窗户纸还没捅破的日子啊。

 

明楼睁开眼,最近他总提前半个小时就醒了,明诚躺在他身边睡得安稳。他感到自己的心在胸腔里平静地跳动着,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场景,他的身心都交托给面前这人。在战时他能将自己的后背托付给他,而现在,明楼噙着笑偷偷吻了吻熟睡人的脸颊,他感到全然的放松和自由,毫无伪装地。他伸出手指轻轻描摹着他浓密的眉毛,阖上的双眼,隔着皮肤感受他眼球的转动,一种奇异的愉悦感从他小腹升起来慢慢将他全身裹挟。他温柔地曲指扫过他的鼻梁,然后专注地数着他的睫毛,一根、两根。。。.如果不上班,他能毫不厌烦地数上一整天。他凑近了些和明诚枕在一起,闭上眼感受着他绵长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此时此刻他身有所栖心有所息,这便是他斗争求索的最终目的。

 

等他再睁眼,身边的被窝业已凉透。他惆怅地从床上坐起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望着书房里穿戴齐整收拾书桌的明诚。“早安~”他拖长了音,似乎想从他得到一些慰藉。明诚听到声音转过头,毕恭毕敬地回了句。“早安,明长官。”不像第一回醒来时的尴尬拘谨,他们这一礼拜夜夜同床共枕,虽再无越矩之行但总是夜半私语,感情与日俱增。明楼噙着笑,对他伸出双臂。“好阿诚,快过来伺候我更衣。”明诚挺直身板,从容而优雅地踱步过去,拿起昨夜备好的衣服捧在手里。什么是贴身管家,他现在做的就是贴身、管家。他摆出专业而诚恳的笑容,走到床边,然后把衣服甩到明楼的头上。“自己穿!”

 

 

TBC

评论(55)
热度(244)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