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短小二更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特高科和七十六号最近都把注意力放在撬开明台的嘴和提高对明家人的监视上。明台在狱里固然过得生不如死,进出受到严密监控的明诚也颇为心焦。好巧不巧赶上发情期,他的行动反应都比平时迟缓不少,田丹送来的药剂虽然能帮他掩盖发情的症状和气味,可值此紧要关头他却无法全力以赴协助明楼,怎不教人懊恼沮丧。他按照计划把悲伤过度的大姐送到苏医生的府邸,温言软语叮嘱她一定要保重身体相信大哥的决断。明镜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却还有力气揪着他的耳朵痛骂他愚蠢偏信,唯小人之命是从。阿香从她手里将有苦不能言的明诚救下,苏医生则摆出专业的架势命令病人多休息少操心。明诚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又在榻前宽慰大姐好好养病随后便匆匆离开了。他还得去梁仲春那儿一趟,把明台共党的罪名彻底坐实。

 

在梁仲春的竭力游说下,藤田芳政在处决书上签了字。明诚坐在押解明台前往刑场的车子里出神地望着天边。长夜将尽,他心中最后一丝柔情和温暖也慢慢熄了下去。明台此刻最需要的是一个冷酷但百发百中的杀手,而不是心存怜爱犹疑的二哥。他拍了拍饱受折磨的明台的脸,俯身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站稳了,别晃!”明台心领神会,挺直了腰板目光灼灼地凝望着他。开枪时明诚的手比平日更稳,声音惊起了野地上的鸟,它扑腾着翅膀飞向远方。中弹者倒地身亡,他木然地眨眨眼,把枪交到一旁的警卫手里。回到家已近天明,明诚孤身站在空旷的大厅里,耳畔似乎回荡着周璇袅袅的歌声。乐音尚可绕梁三日,人事却早已更迭。麻痹汪曼春的任务还没完成,他看了眼一楼紧闭的房门,迈开步子朝二楼走去。

 

翌日明台被秘密枪决的消息便传到了汪曼春的耳里。汪大处长自是大为光火,气急败坏来到办公室找梁仲春,横眉倒竖、严厉指责他越俎代庖,为一己之私错断明台这一重要线索。结果梁小人仗着藤田的首肯,反过来将她狠狠奚落了一番,气得汪曼春回到自己办公室就拿起桌边的茶杯摔到地上。她在原地站了好久听到电话铃响时也是恶言相向。但没过多久她的语气就缓和起来,眉头也舒展了些。电话是明楼打来的,鼻音很重显是得知了明台的死讯。她立刻放下身段出言宽慰,明楼难得的示弱大大满足了她的虚荣心,虽然酒店一夜他循规蹈矩让自己在沙发上睡了一宿,可比起之前的严词拒绝却是极大的改善。她相信只要自己再温柔体贴一些,假以时日一定能把他的心牢牢抓在手里。不过首先,她得把人锁在身边。汪曼春在安慰完痛失亲弟的明楼后,向他诉说起今日所遭欺凌。明楼听完在电话那头也为她叫屈,声称要不是公务缠身恨不得马上赶过去见她。汪曼春眼中精光一闪,不失时机地邀约道:“师哥下了班若是有空,可愿陪小妹说会儿话?”对方迟疑了片刻,欣然应允。 

 

明楼挂断电话,抬头望着听下整场戏的明诚,无奈笑道:“别这样嘛~我也是没办法。”明诚抱臂倚在桌边,饶有意味地盯着他,就差手里抓了把瓜子。“我怎样了?大哥你坐拥齐人之福,我该为你高兴才对。”明楼瞧了眼办公室的门,低声说道:“下了班乖乖回家,你情况特殊不便出入酒店这鱼龙混杂的地方。”明诚也收起调笑的口吻,压低了声音。“要我安排人和车伺机而动吗?”明楼听完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

 

 

TBC

评论(12)
热度(158)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