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42 再更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你比上次见面时长了点肉。明楼那孩子终于关心起你的伙食了?”苏青给明诚做完体检回到办公桌,把刚才写下的一叠记录理好摆在案上,接着出言调侃道。” “苏医生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大哥什么时候不关心我?”明诚边说边从病床上爬起来,低头认真系着衬衫的扣子。明楼被他支在外面走廊等候,有些小花招不能在他眼皮底下使。“瞧你这护短的样子,”苏医生推了推镜架嘴角扬起一抹笑,“我只是觉得你俩进门时太腻歪,闪着我眼睛。”明诚哼了一声,套上鞋朝他走过去。“体检报告什么时候可以出来?”“两天吧。”“那我和明楼有没有成结也是两天后揭晓?”苏医生突然敛起笑容严肃地望着他,压低声音说道:“有没有成结你心里知道。我记得你上回醒来对被标记的位置可是一清二楚。”明诚抿着嘴不说话,眉头皱成一条沟壑。苏医生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突然慌张地叫起来:“难道你想?”他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人捂住了。明诚阴沉着脸冲他摇摇头,示意他门外还有人。

 

苏青拉下他的手,小声而激动地说道:“这可是明家血脉,是你和明楼的孩子。”“我没打算不要他,只是这件事目前还不能让我大哥知道。”明诚坦白道,这个计划可否实施全在医生的配合,他得先劝服他接受自己的想法。苏青听完他的话表情有些缓和,可对他的行为还是感到不可置信。“就算你能瞒他一时,等妊娠反应一起你还能瞒多久?”明诚摸着自己尚不显怀的肚子,神情动容打起温情牌。“您也知道自打明台出事明家就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明里暗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就等着大哥大姐什么时候支撑不住了将我们整垮。苏医生您说,在这节骨眼上我能再给他们雪上加霜吗?”“你怀孕怎么会是祸事呢?”“任何风吹草动在此刻都不是好事,只有保持一切毫无异状才能帮明家度过这个难关。”“可你们迟早得面对这个孩子,”苏青好意提醒道:“怀孕会影响你的信息素,总有一天你将没法掩饰自己的属性。”“那时难关早过去了,我会亲口告诉明楼他荣升为一位父亲。”明诚乐观地朝他笑笑,拿出十二万分的演技。事实上他打算隐瞒的时间比苏青以为的更久。他知道明楼有多在乎自己,如果承认怀孕,他便不能安心继续指示自己出生入死。爱是致命的弱点,他得为明楼守护它。

 

苏医生秉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和明诚僵持着,良久才在他深情的凝视中败下阵来。“我给你两个月,”苏医生摇着头叹了口气,把桌上的纸张整理好收进档案袋。“两个月后你要还不告诉他们,我就替你说了。”“谢谢苏医生。”明诚诚挚地向他道了谢,然后走到门口招呼明楼进来。明楼坐在长椅上焦虑地磨着手指,听到门开的声音缓缓站起来,不期然对上明诚含笑的眼睛。“进来吧。”明楼走过去站到他身边并肩一起往里走。“感觉如何?”明楼关心地问道。明诚转过头调皮地冲他眨眨眼,“随时可以冲锋陷阵。”明楼不悦地皱了一下眉,悄悄握住他的手。“我才不会下这样的命令。”明诚强压着内心的得意,漫不经心地答道:“那我的肩伤算怎么回事?”明楼显然当了真,沉默了一会儿才闷声答道:“这种事以后不会发生了。” 明诚敏锐地觉察出他情绪的低落,伸手在他掌心挠了挠,然后附到他耳边小声地说道:“大哥~我又没真怪过你。”他从没用撒娇的语气对待过明楼,也不知道这招见不见效。明楼握住那作怪的手塞进自己大衣口袋,一脸正色地回望他。“阿诚,其实我、”

 

“咳咳咳!”苏青出声打断了楼诚的私语,再不证明自己的存在他们就该旁若无人地谈起恋爱来了。他无奈地摘下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在两人齐刷刷的注目礼中缓缓开口道:“你们还听不听我说话了?”两人登时点头如捣蒜。他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找回了作为医者的尊严。

 

TBC

评论(27)
热度(197)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