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ABO慎入) P43-2

昨晚都被天天向上炸昏了吧,吃点玻璃缓缓呗~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你想怎样?”明楼从怒火中平息下来,重新让理智掌控自己的大脑。他一时大意,刚才恫吓威胁的鲁莽行径已经暴露了明诚于他的重要性,这对明诚只会有害无利。他背着手踱步走到窗边,脑袋飞速地运转着。汪曼春若是有意要谋害明诚,便不必打草惊蛇让自己有所防备,更不会要求他立即看照片,显然她是另有所图。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绝对安全,但至少一切尚有扭转余地。他要做的就是假意顺从并拖延她行动的脚步。打定主意后他转过身不徐不缓地说道:“揭穿阿诚的身份对你又没好处,76号可从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如果我想他死呢?”汪曼春勾起一抹冷笑,踏着高跟从容不迫地走到他面前。“他死了,就没有人能阻碍我得到你。”明楼轻笑出声,好像对眼前的死亡威胁毫不关心。“杀了他,你才是永远都得不到我,这点我想你也清楚。”他把照片交还给她,镇静地说道:“换个条件吧。没准我还能答应应。”汪曼春用一种半是怜悯半是惋惜的眼神打量着他,好似他完全会错了意。“看来师哥你还没弄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让我跟你说说吧。”她冷笑着抬起一根手指。“第一,阿诚的身份一旦曝光,他随即就会成为特高科重点调查对象。一个在市政厅身居要职、和76号行动处长过从甚密,甚至跟经济司特工委员会副主任有肉体关系的男人,竟然是个伪装成beta的omega。他隐瞒属性这么多年到底有何目的,相信日本人会对此很感兴趣的。76号的手段你已经在明台身上见识过了,你真舍得放他进去受这苦?”

 

“第二、”汪曼春边说边伸出第二根,“虽然你们属性相契,但名义上阿诚还是明家的养子,你的弟弟。兄弟相恋,丧德败俗。此等违反伦常的丑闻一出,别说明家蒙羞,就连整个明氏今后都很难在上海滩立足,哪怕明镜说她不在乎,可舆论之风迟早会吹得你们立卧难安。第三、阿诚和梁仲春背着你我干的那些走私的勾当,虽然让他赚的盆满钵满可难保不会伤及一些人的利益,出了这厅等着在背后下黑手的人不知有多少。他是omega的消息一传开,你是觉得他们不会抓住这个弱点趁机讹上一笔呢,还是自信能一直护他周全?”汪曼春说完看到明楼已然变了脸色,得意地把手指收回来细细端详,然后蹙眉想着:这指甲油颜色有点淡了,看来回去得重新描过。“啊、”她忽然叫起来,笑得像个天真烂漫的姑娘。“我想提醒你最后一点,你和明诚的身份最好像表面这样清清白白,要是还有重庆或延安的朋友,我可担心你们难以招架。”

 

明楼听完她的话,默不作声地走到柜子前,把常备的阿司匹林拿出一颗塞进嘴里。他捂着头在柜子前站了好久,透过玻璃反射看到汪曼春志在必得的笑脸。她的话的确一针见血,某些隐患以前也确实没引起他重视,他现在身处下风只得假意屈从,等前线战败密码本造假的事传回上海方能借机翻盘。他在心中敲定主意,又装作心绪不宁的样子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收起之前的冷硬。“曼春,看在过去的情分上,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汪曼春见他态度软化就知道自己抓准了他的七寸,倨傲地走到沙发上坐下,把包放在一边。等明楼走到自己面前站定才悠悠说了一句:“我好久没喝阿诚哥泡的茶了。说了这么久有点口渴。”明楼面无表情地走到门边,打开门招呼明诚过来。明诚匆匆瞟了汪曼春一脸,然后担忧地问道:“怎么了?”明楼不答反问:“现在忙吗?”明诚不解地摇摇头。“给汪小姐泡壶茶。”“。。。?”明诚怔了一下然后谦卑地弯腰低头应道:“是。”“还记得曼春的口味吗?”“记得。”明诚说完就转身匆匆离开了。明楼不带任何留恋地合上门,冷眼望向沙发上微笑的人。“满意了?”汪曼春撇撇嘴,不置可否。“这么快就心疼了?我才刚要开始呢。”

 

TBC

评论(24)
热度(141)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