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独立,安于沉潜。
微博名同上,日常潜水。
萌自己的CP,让别人说去吧~

#楼诚# 良人属我我亦属他 P49




掉落更新    望大家喜欢








  “堕胎药?”徐天不解地重复了一遍,然后低声骂道:“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田丹心性和善,见他心忧也不自觉跟着愁苦起来。“也不知道是哪位不幸人要吃这坏东西?天底下哪有不怜惜自己骨肉的人呢?”徐天虽然揣测出一星半点,却苦于无法据实已告,只能搂着她回屋去了。“如今这世道还不够乱吗?你我何苦又再卷进这漩涡中去呢?”他边走边软语宽慰道,“我晓得你有一颗菩萨心肠见不得这事发生,要不等这事再明朗一些的时候我们可暗中帮衬一下,你觉得如何?”田丹听了他的话,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半是希冀半是忧虑地问道:“你真愿意?”徐天温柔地拍着她的手,露出一个诚心的微笑。“嗯。”他应允。


 

     明诚发现自己并没有如释重负的轻快,就在他制定出一个永绝后患的方法之后。或许真是因为血脉相连,他似乎也感受到腹中骨血对将被舍弃的伤心和痛苦。走出巷子时他留意到对面大街上站着的便衣特工,虽然看上去只是在执行他务,明诚依旧敏捷地跳上了过路的一辆黄包车,刚坐下就升起罩子遮住了自己的上半身。“去圣玛丽亚教堂。”他说,然后换了个舒适的姿势靠在后座。紧张的情绪在确定没有哨子跟踪后慢慢消退,可他的心情依旧低落的很。他的胸中有一股气,从成年后就一直憋着。以前他认为共产主义是救国良方,待他学成归来定能团结力量一改祖国的积贫积弱,可他回来后看到的却是党派纷争,民心失向的一片乱相,后来他想外有鞑虏,或许把日本人赶出中国,他的这口气就消了。但直到现在租界上空还飘着那膏药旗,冷血的敌人还大摇大摆地在上海,在华南,在整个中国屠杀他的同胞。明诚知道自己这口气怕是还得再憋很久才能吐出来了,久到也许他这一生都没法泰然地站在阳光底下。

 

 

      明诚在圣玛利亚教堂里停留了好一会儿才从小路返回市政厅。明明起初只是随口报的地名,结果真被车夫拉到那儿,望见那巍峨高耸的塔尖后他竟也陡生敬畏,第一次踏进了那幢纯白的建筑。他跪在祈祷的门后双手高举过头顶虔诚地闭上眼。在巴黎宗教氛围那般浓郁之地他都不曾参加教会活动,岂料此地此刻,此情此形,他却突然想向上帝求一个愿望,要一个如果。如果他们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如果他们可以一家团圆不在分离。可又有谁会眷顾这种信徒呢?如果祈祷真的有用的话,要是它真的有用的话。明诚跪了很久终于瘫坐在地上,恍惚绝望之时突然听到礼堂响起了钟声,它听起来是那样肃穆那么宏亮,一下接着一下敲打着他的心房,荡涤着那个已然百孔千疮的灵魂。明诚站起来推开门让阳光隔着花窗玻璃照在身上,那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祈祷的真谛。

 

 

       前脚刚踏进办公室,他便从秘书嘴里知道了被明大长官传唤的消息,半口气还没歇,一口茶还没喝就又出了门。原本被数字弄得头昏脑涨的明楼听到笃笃的敲门声心里突然一动,应了声“进来”就把报表推到了一边,笑眯眯地对着进来的人说道:“你刚才去哪儿啦?”明诚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走到他身边,侧靠在书桌旁,轻飘飘地说道:“我还需要事事向上头报备?”明楼故作不悦地皱眉反问:“难道不需要吗?”明诚双手撑在桌沿,悠闲地把右脚踝搭在左脚上。接着躬下身子饶有兴致地注视着明楼,轻佻地说道:“报告长官,我执行任务去了。”明楼有些尴尬地避开他赤裸的眼神,拨了拨垂下来的刘海坐直了身体,把那叠报告重新拿到眼前。“要我详细地向您汇报成果吗?”明诚并不打算放过任何调戏他的机会,继续压低声线凑到他的耳朵旁。明楼咳嗽了几声,面无表情严肃地说道:“注意适可而止。”明诚噙着得意的微笑,优雅地起身离开了。他在落地窗前站了一会儿,说道:“是时候了。”明楼抬起头,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平静地说了一个字。“好。”

     

    

    明台若要全身而退需仰仗上海地下党的全力配合,借着回乡省亲的由头,黎叔收拾齐所有家当装了满满三大车,到时堂堂明家小少爷得屈尊躲在其中一个货柜里躲过排查。因为没有多少人认识曼丽,她假扮成黎叔的小闺女应该不会引起怀疑。稍加‘打点’后卫兵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他们出城,城外往东五里的山坡上会停着一辆废弃的军车,车上有足够的粮食盘缠以及伪造的签证,在这之前地下党的同志会沿线保护。一切顺利的话他们下午上车后两天内便能到宁波,最后在港口坐船前往法国。明楼已经向巴黎可信赖的朋友打过招呼,等他们漂洋过海踏上法兰西的土地,就可以重新开始一段自由的,不受任何人支配的生活。明诚在送走明台的前两日将这个计划告诉了明镜,为的是让她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后者冷静地听他解释完毕,询问了几处细节在得到明诚解答后安心地点了点头。明诚在那一刻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人,在经过这么多是非曲折后,她再也不是自己刚回到上海认识的那个大姐了;在滔天污水几欲冲垮明氏百年基业的危急时刻,是她挺身而出力挽狂澜,为此甚至不惜毁家纾难。她所做的连明诚都要为之肃然起敬。






TBC?







评论(71)
热度(142)
  1. 生无可恋的桂嬷嬷遗世安潜 转载了此文字
  2. Angel__筱筱遗世安潜 转载了此文字

© 遗世安潜 | Powered by LOFTER